论文翻译
焦点期刊
在线客服

著作编辑 著作编辑

客服电话:

咨询邮箱:

论文翻译

变色龙的续写 契柯夫《变色龙》续写

作者:刚子seo 日期:2023-09-27 点击数:

大家好,今天给各位分享变色龙的续写 的一些知识,其中也会对契柯夫《变色龙》续写进行解释,文章篇幅可能偏长,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就马上开始吧!

续写变色龙400字

《变色龙》续写

奥楚蔑洛夫裹紧大衣走进家,觉得肚子饿了,便吩咐开饭。他正要坐下来吃饭时,巡警进来报告说:“外面有客来见。”奥楚蔑洛夫骂道:“混蛋,我不是说过吗?只要是吃饭的时候,我谁也不见。”巡警说:“这个人说有要紧事。”奥楚蔑洛夫又骂道:“糊涂,他要紧,我就那要紧吗?”巡警说:“是将军来了。”奥楚蔑洛夫一听,顿时气焰全灭,怔了好长时间,“蓦”地从椅子上蹦起来骂道:“饭桶,你怎么不早说,让人在外面等了这么长时间!”说着急忙穿上大衣,出门迎接。

这位大将军头戴将军帽,身穿将军服,腰扎将军带,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他一见奥楚蔑洛夫便哈哈大笑。这一笑把奥楚蔑洛夫笑愣了。奥楚蔑洛夫仔细一看,哦,原来自己的大衣穿反了,夹里穿在外面了。奥楚蔑洛夫急拉脱下大衣,翻正再穿好后,打了个立正,说:“下官迎接来迟,请将军包涵,快屋里请吧!”说完,他就像一条狗一样跟着将军往院子里走去。

将军坐在椅子上说:“今天,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别事,只是为了狗。对了,那条狗不是我哥哥的。”奥楚蔑洛夫听到这里大骂:“那是哪个王八蛋的狗,我一定杀死它,并且要亲自教训教训那个狗的主儿------”“住口!”将军厉声喝道:“那是我家的狗!”奥楚蔑洛夫顿时呆若木鸡,冷汗直流。他结结巴巴地说:“我------我骂的是那狗咬的人。”将军这才转怒为乐。

过了一会儿,奥楚蔑洛夫命令巡警说:“我命令你快把将军的狗请过来,不得有误。”巡警应了一声,领令去了。过了半天,巡警才把狗找回来,奥楚蔑洛夫急忙把狗抱起来放在桌上,拿起巡警为自己准备的饭,让这条狗饱餐了一顿,将军看着这一切,开心地笑了。

警官奥楚蔑终于把将军送出门外,等他回到自己的院子时,发现自己已大汗淋漓了。他脱掉大衣,端坐在椅子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可真是,可真是------

这是我的续写,望采纳

契柯夫《变色龙》续写

一天,警官奥楚蔑洛夫正在大街上巡视着。觉得有点口渴,便随手拿了一个苹果啃了起来。忽然看到对面来了个军官,后面还跟着一队士兵。他下意识地眯起眼睛仔细一看,原来是乌拉吉米尔将军,便立刻扔掉了手里的苹果,抹了抹嘴,带着满脸含笑的温情迎上去说:“将军大人好!”

“你是谁?”乌拉吉米尔将军甚感迷惑,实在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警官。”

“我就是上次帮您找到您爱犬的奥楚蔑洛夫呀。”

“嗯。”乌拉吉米尔将军冷漠地点点头。

“说实话,您那爱犬真是机灵。一口就咬破了那坏家伙的手指头。你看它那伶俐的耳朵,一看就知道是犬中之英。我敢肯定您那爱犬不须训练也会是一头勇猛无比的……”

“废话!”奥楚蔑洛夫的话忽然被打断了,“那条狗味道还不错……”奥楚蔑洛夫吓了一跳。原来那条狗已经被将军给吃了,真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他灵机一动,连忙说:“我也说嘛,将军府里的畜生怎么会那么瘦。后来我听说是因为这种狗的营养全被骨头给吸收了,别看它长得那么瘦,它那骨头可脆了,而且营养丰富,将军可真是好眼力!要是换成了别人怎么看得出来呢?”

“你这混蛋!我是看那条笨狗连只兔子都抓不住,才叫人砍了它喂狗的,没想到它那些兄弟们还吃得挺香。你这家伙胡说什么?”

将军一挥手把奥楚蔑洛夫摔在地上,掏出了枪。

只听见奥楚蔑洛夫痛苦地低吼了一声……

“将军真是好枪法!今天真是不枉此行,终于把那只追了很久的鹰给打下来了。”将军的部下捧着将军的猎物奉承道。

原来那一枪并没有打在奥楚蔑洛夫身上。但是奥楚蔑洛夫呢?怎么没听见他来拍马屁?他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众人回头一看,原来他已经断气了!

简析:

这个续写的妙处在于,让这个奥楚蔑洛夫见风使舵的家伙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且在临死的时候仍然狗改不了吃屎,真是大快人心。

不过,细节的推敲还差点,有些地方显得牵强附会了点。

变色龙续写

变色龙续写(一)

奥楚蔑洛夫处理完狗咬人事件后向前走着迎面来了将军的哥哥。奥楚蔑洛夫急忙迎上前去鞠了个九十度的躬满含着温情的笑容:“乌拉吉米尔·伊凡尼奇先生您是不是丢了一条狗?唉!这小家伙差点让人给糟踏了。赫留金那荒唐的家伙把烟卷戳到狗鼻子上去幸亏您的狗伶俐咬了他一口。可赫留金却说狗无缘无故咬他要您赔偿他一笔钱真是异想天开!我训斥了他一顿。那混蛋只好溜了。小狗已让您家厨师普洛诃尔领回去了。我也正想到您府上去不想在这儿遇到您了……”伊凡尼奇淡淡地说:“我知道了。”说罢扬长而去。只有奥楚蔑洛夫涨红了脸呆立在冷风中。都是赫留金这小子才使我难堪不能便宜了他立即裹紧大衣走向首饰店。

赫留金正坐在门口包扎手指。奥楚蔑洛夫恶狠狠地说:“赫留金老弟你可真悠闲!”赫留金一哆嗦绷带掉到了地上。

奥楚蔑洛夫走到店里拿起雪茄:“就是用这玩意戳狗的鼻子的?”赫留金讪笑着替他点着了烟。奥楚蔑洛夫吸了一口美美地喷出烟雾这才慢慢地说:“将军哥哥这条狗回去后就死了这可是几万卢布一条的墨西哥冠毛犬。将军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我告诉过你狗是娇贵的动物……都是你这该死的手指!”

赫留金傻了眼哭丧着脸声音都变了:“警……警官您看怎么办?”

奥楚蔑洛夫一屁股坐在叶尔德林搬来的椅子上慢条斯理地继续说:“打狗还得看主人。法律就在将军嘴里可大可小这可全看他老人家的心情。我有什么办法!”

赫留金“扑通”一声跪下来抱着奥楚蔑洛夫的腿说:“尊敬的奥楚蔑洛夫先生我知道您的心肠比较好。我无故遭此大祸。您可不能不管呀!”说着趴在奥楚蔑洛夫的腿上伤心地哭起来。

“好了好了。要说办法呢也不是没有……”奥楚蔑洛夫摸着左手的戒指仔细欣赏着。赫留金沉思了一会擦干眼泪回头到里间拿出一小包东西递给奥楚蔑洛夫:“您看我这店里也没太多值钱的了就剩几两昨天密特里奇拿来打首饰的金子。就请您老人家行行好替我在将军跟前求个情。我会感激您的。”

奥楚蔑洛夫揣在怀里叹了口气:“唉!谁叫我心太软呢!好吧您有事我也不能不管不是?我去试试。要是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赫留金看着奥楚蔑洛夫远去的肥胖的身影感到一种欲哭无泪的悲凉。

走在广场上奥楚蔑洛夫扭头对巡警说:“叶尔德林老弟做警察学问大着呢!您就慢慢学吧。”说着哈哈大笑起来。叶尔德林端着没收来的醋栗咧着嘴跟在后面……

变色龙续写(二)

厨师普洛诃尔领着小狗来到将军家,后面跟着穿着军大衣的警官奥楚蔑洛夫。卫士将奥楚蔑洛夫领进客厅,奥楚蔑洛夫看上去有点冷,不时将军大衣裹紧。

奥楚蔑洛夫站在客厅中,等着将军的哥哥──乌拉吉米尔﹒伊凡尼奇的到来。过了许久,伊凡尼奇从楼上缓缓地走下来,望着奥楚蔑洛夫缓缓地问道:“是你将我的小猎狗带回来的?”奥楚蔑洛夫慌忙连声答应。伊凡尼奇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来,然后皮笑肉不笑地问:“你是怎样将我的狗带回来的?听说它咬了人?”“噢,说起来我就一肚子的气,这只小狗那么伶俐,可那个混蛋说这只小狗咬了他,还要索取赔偿费。我当机立断就将这只乖狗无罪释放,赫留金那个混蛋诬告,理应受到惩罚。您老人家的狗怎么会乱咬人呢,分明是那家伙想要弄一笔什么赔偿费。”奥楚蔑洛夫大谈特谈他的断案经历。

“噢,原来是这样。我听人家说,有人骂了这条狗,说什么是野狗、下贱胚子、贱畜生的,有这么回事吗?”“这个……那……”奥楚蔑洛夫语无伦次地说着,“好……好像是赫留金骂的,他那个人,为了要什么赔偿金,什么缺德的事干不出来?”他边说边用手擦着汗。“对了,您老人家是在这住一阵子的吧?那……那要不要让我做向导,领着您到处溜达溜达?”此时,奥楚蔑洛夫脸上的惊慌不见了,两眼眯成一条缝,好像干了件大事似的。“不必了,我只是在这儿住几天而已。”奥楚蔑洛夫被伊凡尼奇一口回绝了。他本想借伊凡尼奇转转之名而转移话题,没想到被回绝了。他怕伊凡尼奇再提起小狗的事,便站起来向他道别。但他不敢大步跨出客厅大门,只是一边向后退,一边鞠躬。

等他退出客厅后,只听得伊凡尼奇在他身后冷冷地哼了一声。奥楚蔑洛夫只觉得背上阵阵凉意,他赶紧裹紧大衣走了。

变色龙续写(三)

一天,警官奥楚蔑洛夫正在大街上巡视着。觉得有点口渴,便随手拿了一个苹果啃了起来。忽然看到对面来了个军官,后面还跟着一队士兵。他下意识地眯起眼睛仔细一看,原来是乌拉吉米尔将军,便立刻扔掉了手里的苹果,抹了抹嘴,带着满脸含笑的温情迎上去说:“将军大人好!”

“你是谁?”乌拉吉米尔将军甚感迷惑,实在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警官。”

“我就是上次帮您找到您爱犬的奥楚蔑洛夫呀。”

“嗯。”乌拉吉米尔将军冷漠地点点头。(m.taiks.com)

“说实话,您那爱犬真是机灵。一口就咬破了那坏家伙的手指头。你看它那伶俐的耳朵,一看就知道是犬中之英。我敢肯定您那爱犬不须训练也会是一头勇猛无比的……”

“废话!”奥楚蔑洛夫的话忽然被打断了,“那条狗味道还不错……”奥楚蔑洛夫吓了一跳。原来那条狗已经被将军给吃了,真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他灵机一动,连忙说:“我也说嘛,将军府里的畜生怎么会那么瘦。后来我听说是因为这种狗的营养全被骨头给吸收了,别看它长得那么瘦,它那骨头可脆了,而且营养丰富,将军可真是好眼力!要是换成了别人怎么看得出来呢?”

“你这混蛋!我是看那条笨狗连只兔子都抓不住,才叫人砍了它喂狗的,没想到它那些兄弟们还吃得挺香。你这家伙胡说什么?”

将军一挥手把奥楚蔑洛夫摔在地上,掏出了枪。

只听见奥楚蔑洛夫痛苦地低吼了一声……

“将军真是好枪法!今天真是不枉此行,终于把那只追了很久的鹰给打下来了。”将军的部下捧着将军的猎物奉承道。

原来那一枪并没有打在奥楚蔑洛夫身上。但是奥楚蔑洛夫呢?怎么没听见他来拍马屁?他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众人回头一看,原来他已经断气了!

《变色龙》续写200字

.《变色龙》续写

奥楚蔑洛夫裹紧大衣,穿过市场的广场径自走了,后面仍跟着他的巡警。一路上,他不断的想着刚才自己的表演。好险!要不是自己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和随机应变的本事,结果还不知道会如何。他又想起刚才辱骂将军的话,不由得把大衣裹得更紧了。可不要给将军知道才好,哎!真倒霉,他不禁寻思道。突然,他感到自己被挡住了去路,收不住脚,竟“碰”的一声撞了上去,肥大的身躯跌倒在了地上。

原来迎面撞来的是一个“冒失鬼”,正低着头东张西望,不想正和奥楚蔑洛夫撞了一个满怀,奥楚蔑洛夫就像一只蠢笨的木偶被掀翻在地。“叶尔德林!”奥楚蔑洛夫哪里受过这等委屈,气急败坏地直嚷,“你在干什么!快把我扶起来——”巡警吃力的把奥楚蔑洛夫扶起来,奥楚蔑洛夫一边用心地拍打着身上的大衣,一边头也不抬地骂骂咧咧:“混蛋,猪崽子,想必你还不知道我是谁,你今天该倒霉了,不给点颜色你们瞧瞧,竟不知道法律的存在,叶尔德林------”他瞪大了眼睛,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一个更为严厉的声音在响:“奥楚蔑洛夫警官,你在骂谁呀——”奥楚蔑洛夫惊呆了,裹了裹大衣,只见比自己还高一头的伊凡尼奇凡尼奇将军像铁塔一样站在自己面前。

“啊——哈!伊凡尼奇将军吗?你好吗?你上这儿来啦!是住一阵才走吗?”奥楚蔑洛夫一连串的问候,脸上洋溢着含笑的温情,肌肉也在不停的抖动着,“噢!将军,你是来找你的小狗吗?我给你找到了,已经派人送到您府上去了,呵——,那小家伙真不赖,一口就咬掉了那家伙的手指头,我想,整个莫斯科也找不到这样的小乖乖!”奥楚蔑洛夫连珠炮似的讲话,真想把所有的赞美之词都用上。没想到伊凡尼奇将军一点儿不领奥楚蔑洛夫的情,朝着奥楚蔑洛夫大吼到:“闭上你的嘴!你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至于我的’达令’,少一根毫毛,我撕了你的皮!”奥楚蔑洛夫有点慌,张大了嘴巴,眼珠直转。

忽然,他一手拉住巡警的胸脯,“叶尔德林!你个该死的混蛋,猪崽子,我在骂你呢!让伊凡尼奇将军误会了我,谁都知道我对将军的爱戴和忠心,你该向将军道歉!”他简直有点发疯似的命令着巡警。叶尔德林不知所措,哭丧着脸,机械地向将军作着揖,嘴里却说不出话来。

“够了!”将军别过脸去,奥楚蔑洛夫赶紧凑上去,眼睛眯成一条线,细声细气地说:“将军。都是那该死的,该怎么处理他!”伊凡尼奇将军顿了一下,漫漫地说:“我决定了,从今天起,你和叶尔德林的位置换一下,叶尔德林警官,你该如何处置你的奥楚蔑洛夫呢?处理完打个报告上来。”说完便扬长而去。

“将军——”奥楚蔑洛夫大惊失色,甩下大衣,向伊凡尼将军追去------

OK,本文到此结束,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相关论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