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学术百科

焦点期刊
在线客服

著作编辑 著作编辑

客服电话:

咨询邮箱:

学术百科

总体幸福感 身体健康对幸福感的影响

作者:刚子seo 日期:2023-11-12 点击数:

大家好,关于总体幸福感很多朋友都还不太明白,今天小编就来为大家分享关于身体健康对幸福感的影响的知识,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

在中国如何评价幸福感

如何发现人们体验到的幸福感?

近年的心理学研究成果,给了我们很好的答案,那就是主观幸福感调查方式,即在调查问卷中直接询问,如:『您对目前生活的感觉?A很幸福B比较幸福C一般D不幸福E很不幸福』。

问卷中的回答是被调查人个人关於自身当前生活幸福的主观感受,也是人们对於自己生活状态的正向情感认知评价,这就是主观幸福感。

近年来,使用这种主观幸福感定义人们的生活感受得到了心理学成果的支持,心理学家卡尼曼的研究显示『大多数的幸福经验时刻都可以被这种单一的总结衡量方法合理解决』;此後的心理学研究也表明,大多时候,人们都能对自己的生活作整体评估。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幸不幸福,怎麼纔幸福,只有公民自己说了算。

20世纪50年代以後,世界各国相继开始把抽样调查作为统计调查的重要方法而加以广泛使用。到目前为止,许多国家90%以上的统计调查都是采用抽样调查来进行的。实践也表明,精心设计的抽样调查完全可以在精度上胜过全面普查,愈来愈多的国家都把抽样调查作为因果分析和政策评价的一种重要的方法来运用。

在中国国内,同样采用主观幸福调查问卷衡量幸福标准的CCTV经济生活大调查(下称『大调查』),被学界认为是具备良好的可靠性、有效性、一贯性以及具有很好的国际比较性,对社会总体幸福感研究来讲,整体生活幸福感对政策制定者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大调查』参照国家统计局全国经济普查的抽样方法投放问卷,调查覆盖全国31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104个城市和300个县。被调查者分布比重与各省的人口比例相协调。如河南省人口最多,调查者的比重也最高,达6.68%。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打破常规,为调查开通了投递绿色通道,使全部调查问卷明信片都在4天内顺利到达被抽样地区,确保了此次调查的高效率。2006—2009年,每年调查发放的问卷都是10万份,回收率和有效率均达到了80%以上。

为了保证本调查的权威性和科学性,4次『大调查』的全部数据录入编辑、审核处理,以及统计分析均由国家统计局数据管理中心负责。

『大调查』覆盖了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各个年龄段、各种文化程度、各种收入水平及各常驻地区,综合4次调查结果显示,被调查者大部分为城镇居民。城镇居民的比重为77.7%,农村居民的比重为22.3%。

在问卷回收的8.6万公众中,包括了各个收入阶层的居民。家庭年收入2万元以下的人占40.4%,家庭年收入在2?5万元的人占44.6%,家庭年收入在5?10万元的人占12.4%,家庭年收入10万元以上的人占2.6%。

也就是说,家庭年收入在5万元以下的家庭占到了调查总数的85.0%,可以说『大调查』是面对普通民众的调查。

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对『大调查』有这样的评述:『无论是从统计学、发放的范围,还是答卷群体的结构分析上,它充分地代表了我国整个民众的基本状况。』

幸福感指数积分标准

生活质量与幸福感以及相关的评定量表主要检测人们对生活的总体幸福感及满意度,涉及到精神卫生,生活质量和老年社会医学领域。目前,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生活质量的追求日益突出,对幸福感的关心和研究日趋增多。本公司提供的量表从认知和情感两方面去评价个体对生活的感觉和态度,以标明其生活质量的基线。平时多用于生活咨询和精神保健的门诊。

家庭环境量表

OLSON婚姻质量问卷

生活满意度量表

情感量表

总体幸福感量表

健康状况问卷

生存质量测定量表(WHOQOL)

纽芬兰纪念大学幸福度量表

男性性满意度指数

女性性满意度指数

勃起功能障碍指数问卷

家庭环境量表

家庭环境量表共设90条是非题。量表分为10个分量表,分别从十个方面来评价不同的家庭社会和环境特征,以帮助个体和家庭成员了解自身家庭的特征和危机状态下的家庭状况。

1、亲密度(Cohesion):即家庭成员之间相互承诺,帮助和支持的程度。

2、感情表达(Expressiveness):即鼓励家庭成员公开活动,直接表达其情感的程度。

3、矛盾性(conflict):就是家庭成员之间公开表露愤怒、攻击和矛盾的程度。

4、独立性(Independence):即家庭成员的自尊、自信和自主程度。

5、成功性(Achievement Orientation):是指将一般性活动(如上学工作)变为成就性或竞争性活动的程度。

6、知识性(Intellectual-Cultural Orientation):即对政治、社会、智力和文化活动的兴趣大小。

7、娱乐性(Active-Recreational Orientation):即参与社交和娱乐活动的程度。

8、道德宗教观(Moral-Religious Emphasis):即对伦理宗教和价值的重视程度。

9、组织性(Organization):即指安排家庭活动和责任时有明确的组织和结构的程度。

10、控制性(Control):即使用固定家规和程序来安排家庭生活的程度。

目前国内多用于评价精神分裂症病人的家庭,以期让精神病人在社会心理康复中得到家庭的重视和照顾,同时也可对参于家庭治疗的人员在治疗前后测查其家庭关系和家庭环境的变化,国外已用此量表评价各种家庭类型(包括其他种类缺陷的家庭)和治疗前后的家庭状况的变化。

Olson婚姻质量问卷

作为影响人类心身健康与生活质量的一个重要因素,婚姻质量已日益受到心理卫生工作者的重视,已有众多研究表明,婚姻幸福与否受多维因素影响,它主要源于三个方面:1、个体因素,包括文化背景,价值观,对婚姻的期望,在婚姻中承担的义务、个性等。2、婚际因素,包括夫妻间权力与角色的分配,夫妻间交流,夫妻间解决冲突的方式与能力,性生活等。3、外界因素,包括经济状态,与子女、父母的关系,与亲友的关系等。

OLSON婚姻质量问卷是美国明尼苏达大学Olson教授等1981年在已有较好信、效度的"婚前预测问卷(PREPARE)"(Olson,1970)的基础上编制的问卷。该量表包括12个因子。分别为:1、过分理想化:测定受试者对婚姻的评价是否过于理想化。 2、婚姻满意度 3、性格相容性:测定受试者对配偶行为的满意程度。4、夫妻交流:测定受试者对夫妻间角色交流的感觉、信念和态度。主要包括对配偶发出与接受信息的方式的评价;对夫妻间相互分享情感与信念程度如何的主观感受,以及对夫妻间交流是否恰当的评价。 5、解决冲突的方式:测定受试者对夫妻中存在的冲突与解决方式的感受、信念与态度,主要包括夫妻对识别与解决冲突是否坦诚相见,对其解决方式是否感到满意。 6、经济安排:测定夫妻对夫妻管理经济方式的态度。主要包括受试经济开销的习惯与观念,对家庭经济安排的看法,夫妻间经济安排的决定方式以及受试者对家庭经济状态的评价。7、业余活动:测定受试者业余活动的安排与满意度。主要包括业余活动的种类,是集体性的还是个人的,是主动参与还是被动参与,是夫妻共同参加的还是单独活动。以及受试者对业余活动的看法,是应该夫妻共同活动好还是应保持相对的个人自由。8、性生活:测定受试者对夫妻感情与性关系的关注度和感受,主要包括夫妻情感表达,性问题交流的程度;对性行为与性交的态度以及是否生育子女等。9、子女与婚姻:测定受试者对是否生育子女以及子女数的态度,条目主要包括受试对夫妻双方担任父母角色的满意度,对生育子女的看法,对管教子女的意见是否统一,对子女的期望是否一致等。10、与亲友的关系:测定受试者对夫妻双方与亲友关系的感受,主要包括与双方亲友一起度过的时间量,对与亲人一起活动的评价,是否与亲友间存在潜在的冲突与及亲友对该婚姻的态度等。11、角色平等性:测定受试者对婚姻关系中承担的各种角色的评价,包括家庭角色、性角色、父母角色以及职业角色等。12、信仰一致性:测定有关婚姻的宗教信念及对夫妻双方宗教信念的评价。

生活满意度量表

生活满意度量表(Life Satisfaction Scales)包括三个独立的分量表,其一是他评量表,即生活满意度评定量表(LIfe Satisfac-tion Rating Soales),简称LSR;另两个分量表是自评量表,分别为生活满意度指数A(Life Sat-isfaction Index A)和生活满意度指数B(Life Satisfaction lndex B),简称LSIA和LSIB。LSR又包含有五个1~5分制的子量表。LSIA由与LSR相关程度最高的20项同意--不同意式条目组成,而LSIB则由12项与LSR高度相关的开放式、清单式条目组成。

情感量表

本量表用于测查一般人群的心理满意程度。它从情感平衡的角度来测查个体的幸福度。一般认为正性情感增加一个人的幸福度,负性情感降低一个人的幸福度,总的幸福度是两者之间平衡的结果。

总体幸福感量表

本量表通过评价个体对幸福的陈述来确定其总体幸福感。本量表覆盖面较广,除了对幸福感的评价,还包括6个方面的内容:对健康的担心、精力、对生活的满意和兴趣、抑郁或愉快的心境、对情感和行为的控制以及松弛与紧张。

家庭功能与家庭关系评定量表主要用于评价各种家庭类型和治疗所致的家庭状况变化以及评价婚姻质量,了解婚姻不幸的症结和婚姻幸福的原因.

健康状况问卷(MOSSF-36)

MOSSF-36量表是美国医学结局研究组(MOS)开发的一个生命质量普适性测定量表,形成了不同条目不同语言背景的多种版本。1990~1992年,含36个条目的健康调查问卷简化版SF-36的不同语种版本相继问世。其中用得较多的是英国发展版和美国标准版。均包含躯体功能、躯体角色(role-physi-cal)躯体疼痛、总体健康、活力(Vitality)、社会功能、情感角色(role-emotional)和心理卫生8个领域。

世界卫生组织生存质量测定量表(WHOQOL)

世界卫生组织与健康有关生存质量测定量表(WHOQOL)是由世界卫生组织研制的、用于测量个体与健康有关的生存质量的国际性量表。该量表不仅具有较好的信度、效度、反应度等心理测量学性质,而且具有国际可比性,即不同文化背景下测定的生存质量得分具有可比性。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与健康有关的生存质量是指不同文化和价值体系中的个体与对他们的目标、期望、标准以及所关心的事情有关的生存状况的体验。包含了个体的生理健康、心理状态、独立能力、社会关系、个人信仰和与周围环境的关系。因此生存质量主要指个体的主观评价,这种对自我的评价是根植于所处的文化、社会环境之中的。根据上述定义,世界卫生组织研制了WHOQOL-100量表,该量表覆盖了生存质量有关的6个领域和24个方面(Facet),每个方面有4个问题条目;另外,再加上4个有关总体健康和总体生存质量的问题,共计100个问题。

主观幸福感与总体感的区别和联系

主观幸福感和总体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它们之间有一定的联系。

主观幸福感是指个体对自己幸福程度的主观感受,是个体对自身生活满意度的一个评估。主观幸福感是个体的内心感受,是个人对自己生活的主观评价,因此主观幸福感的评价因人而异。

总体感是指整个社会的幸福感,是对社会整体幸福状况的评价。总体感是通过对社会发展、经济、政治、文化等各个方面的评价来确定的。总体感的评价是客观的,不会因个体的主观因素而发生改变。

尽管这两个概念有一定的不同,但它们之间也有联系。个体的主观幸福感受受到社会总体幸福感的影响,当整个社会的幸福感较高时,个体的主观幸福感也会相应提高。反之,当整个社会的幸福感较低时,个体的主观幸福感也会受到影响而降低。

主观幸福感和总体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它们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个体的主观幸福感和整个社会的幸福感都是衡量社会福利水平的重要指标。

身体健康对幸福感的影响

幸福感是对生活的总体满意感,幸福的个体拥有较多的积极情感体验和较少的消极情感体验m。追求幸福是人类永恒的动机,当个体身体状况良好时,个体对幸福的感受更多受其它因素的影响,但当身体健康状况较差时,身体疾病造成的生理痛苦与心理压力往往成为人类追求幸福的重要阻碍因素。如洛克所言,“健全的精神寓于健康的身体”,大量研究表明身体健康状况是幸福感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其对幸福感的影响甚至比收人还要大。身体健康问题是如何影响幸福感的?可能存在两种路径:一是疾病产生的生理痛苦直接影响个体的幸福感;二是生理疾病使个体产生心理压力从而影响幸福感,如有研究发现,由于对疾病的担心和不确定,40%以上的癌症患者都伴随中等程度以上的焦虑、抑郁等。除了各自单独对幸福感产生消极影响,生理痛苦和心理压力间还可能发生交互作用,从而形成恶性循环,最终共同影响个体的幸福感。

宗教信仰可能能有效缓解个体的生理痛苦及其导致的心理压力,进而减缓不良身体健康状况对幸福感的消极影响。宗教的压力缓冲假说(Stress-BufferingEffect)认为,个体能从持有的宗教信念或进行的宗教活动中获得慰藉,从而缓解各种问题及其产生的心理压力,进而提升幸福感[M]。该假说认为宗教信仰对于面临严重问题(如健康或财政问题)或处于心理高压下的个体有非常积极的影响,但对于所面临问题并不严重或心理压力不大的个体的影响却微乎其微。

在中国,因身体健康问题而求助于宗教的情形普遍存在。一项对中国人皈信基督教原因的调查发现,%的个体是由于身体疾病而开始信仰基督教间;Hayes也发现,在中国,每500名到寺庙进香的人中%的抽签都与治病有关。为何如此多的中国人在身体健康出现问题时会求助于宗教?陈宁的一项质性研究为此提供了一种解释。

希望通过信教来缓解自身生理痛苦以及疾病对自身及家人造成的心理压力和由此导致的家庭关系失衡,信教能否能在真正意义上提升疾病个体的幸福感呢?

结合宗教的压力缓冲假说和中国现实经验,本研究假设如下:①身体健康状况越差,幸福感越低;②宗教信仰能够缓冲不良身体健康状况的消极影响从而提升幸福感,这一提升作用对于有很多身体健康问题的个体尤为明显。

1方法

抽样与被试构成

采用分组抽样,样本涵盖除港澳台以外的全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共5471名非学生的成年被试。由于258人未表明其是否信教,48人未填写健康状况,故对其数据予以剔除,最终有效数据为5165人。在有效样本中,不信教者3965人,有宗教信仰者1200人;在有宗教信仰者中,佛教信仰者647人,基督教信仰者148人,伊斯兰教信仰者75人,其它宗教信仰者330人(如天主教、道教及其它民间宗教等)。

工具

城市幸福指数问卷该问卷主要从城市居民的主观感受出发测量其幸福指数。问卷包括总体生活满意度、政治生活满意度、经济生活满意度、环境生活满意度、人际关系满意度、文化生活满意度以及健康状况满意度共计34个项目。总体幸福指数得分为34个项目得分总和。在本次施测中城市幸福指数问卷的Cronbacha系数为。

1.自编人口学变量问卷主要包括宗教信仰、身体健康状况等变量。宗教信仰要求被试选择所信仰的宗教,1表示不信教,2=5分别表示信仰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其它宗教;身体健康状况的测量借鉴相关研究,采用简洁而有效的被试自评™,主要关注个体对自身生理病痛或缺陷程度的主观感知。其中1-4分别表示没有健康问题、有一点健康问题、有一些健康问题、有很多健康问题。

施测

第一次施测于2012年7月至10月在全国范围内发放问卷并回收,并于2013年1月至3月进行补测以增加样本量。由经过培训的专业人员对被试进行闭体或个别施测,采用统一指导语。由于文化程度、年龄等因素不便填写问卷的被试,则由主试提问并根据其口头回答代为填写。

数据处理

采用对数据进行录人与处理。

2结果

描述性统计及相关分析

对宗教信仰、身体健康以及幸福感进行相关分析,结果如表1所示:宗教信仰与身体健康之间呈现显著正相关;身体健康与幸福感之间有显著负相关,表明更多的身体健康问题与更低的幸福感相联系;宗教信仰与幸福感相关不显著。

宗教信仰、身体健康状况对幸福感的主效应及交互作用检验

为探究不同身体健康状况被试有无宗教信仰时的幸福感现状,对不同群体的幸福感得分的平均数、标准差进行统计,结果见表2。

通过多因素方差分析检验宗教信仰与身体健康状况对幸福感的主效应与交互作用,结果发现,宗教信仰对幸福感的主效应不显著(f(1,5163)=,P>),身体健康状况对幸福感的主效应显著(尺3,5161)=,P;F(1,5157)=,P>;F(1,5157)=,P>),但对于有很多健康问题的群体而言,有宗教信仰者幸福感显著高于无宗教信仰者(叩,5164)=,代)。这一结果表明,宗教信仰能缓冲不良身体健康状况对幸福感的消极影响,这一缓冲作用主要体现在有很多健康问题的人群身上。

3讨论

同之前的大部分研究结果一致[〜7],本研究中也发现身体健康对幸福感有显著的消极影响,更差的身体状况与更低的幸福感相联系。如前文所述,身体健康对幸福感的影响可能通过造成个体的生理痛苦以及心理压力两种密切联系的途径发生作用。生理痛苦可直接引起人的消极感受从而影响幸福感;因身体健康问题产生的压力,如经济压力以及与外界环境关系的失衡等也是影响个体幸福感的重要原因。两种途径共同作用最终导致身体健康对幸福感产生直接而显著的影响。尽管不良身体健康状况对幸福感有显著消极影响得到了广泛证实,但两者之间是否构成因果关系以及孰因孰果目前尚无定论。有研究者通过对一些纵向研究结果进行分析,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健康状况的改变并没有带来幸福感的显著变化,反而是幸福感能够影响健康人群的寿命和健康状况,从而认为身体健康和幸福感之间,后者为因,前者为果n7,。但存在的一个问题是,由于纵向研究历时长久,身体健康对幸福感的影响可能由于个体已适应病痛或试图做出调节等其它变量的干扰而不再显著,身体健康对幸福感的因果作用很可能被低估。无论身体健康与幸福感之间的因果关系更偏向于何种方向,很难否认的一点是,幸福感对身体健康的的影响更可能是长时、持久作用的结果,而身体健康对幸福感的影响可能是突发的、立竿见影的,这种区别使个体在身体健康出现问题时会由于紧迫感而难以应对,从而更可能转向宗教寻求支持。

本研究中还发现宗教信仰能有效调节身体健康和幸福感间的关系,这一调节作用对于有很多健康问题的个体尤其显著,这也与最初假设相一致。对于中国人而言,疾病是个体走向宗教的原动力之一,个体试图通过信教改善不良健康状况造成的消极影响,而本研究结果表明信教的确能使个体获益。本研究结果也与之前多项研究结果一致:以西方基督教和犹太教群体为被试的研究也发现宗教信仰能够改善身体健康状况较差个体的抑郁程度,某种程度上表明宗教信仰对缓解身体健康问题造成的消极影响从而提升幸福感具有跨文化的一致性;我国台湾的一项研究也发现,相信最高天神(玉皇大帝)的存在能够提升身体健康较差个体的幸福感,本研究与该研究结果的一致可能主要与大陆和台湾宗教文化同根同源、共性大于差异有关。

为何宗教信仰能够提升有很多健康问题个体的幸福感,而对健康问题不是很多的个体的幸福感却无显著影响?这一结果可以从个体应对(主观)和资源耗竭(客观)两方面加以解释。从个体应对来看,个体在面临较大压力时更可能由于难以承受而试图改变现状。对于有很多健康问题的个体,由于压力过大,其更可能做出改变现状的行为,但由于自身可利用的资源不多,他们可能会更好地利用宗教的力量来应对,并从中获益。从资源耗竭角度来看,有很多健康问题的个体承受着更大的生理痛苦与心理压力,因而需消耗更多的资源,并且由于其家人也承受着较大压力,因而个体难以从外界获得支持,此时,宗教信仰给予个体的支持与归属感就显得尤为重要。而对于健康问题不是很多的个体,其无论是在生理痛苦还是心理压力上所耗竭的资源均不是太多,信教对其幸福感的改变作用并不足以凸显。

有很多健康问题的个体是如何通过宗教信仰提升自身幸福感的?我们认为可能存在以下途径:通过将压力性事件解释为神对自己的考验,因而所知觉到的压力相对较小;相信自己可以借助神的力量应对压力事件,从而增加自我效能;通过宗教信仰增加自我存在的确定性,从而形成强烈的目标感与意义感,增强对生活的可控感;借助所持有的宗教信念减缓疾病造成的心理负担,如“生死轮回”的信念可以减缓个体的死亡焦虑,“因果报应”的信念使个体确信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从而能够帮助其更有效地忍受病痛。未来的研究可以对以上具体路径及机制进行检验和探讨。

本文从网络收集而来,上传到平台为了帮到更多的人,如果您需要使用本文档,请点击按钮本文档(有偿),另外祝您生活愉快,工作顺利,万事如意!

开通VIP,免费获得本文

本文立即免费保存赠百度阅读VIP精品版 100W文档免费 5100W文档VIP专享

版权说明:本文档由用户提供并上传,若内容存在侵权,请进行举报或认领

分享收藏转存

打开文库App,查看更多同类文档

OK,关于总体幸福感和身体健康对幸福感的影响的内容到此结束了,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相关论文推荐